kaya

沉迷fgo,科学家同人,JCS,差不多就是跟西方历史过不去 扩列求同好啊啊啊

老父亲的裙底赛高---- 穿刺/车裂警告

【撒旦×耶稣】终乐园(1)

大概是弥尔顿《失乐园》和《复乐园》的同人续集,可以说是非常ooc了。用了类似于失乐园的诗体写的。

耶稣和撒旦在这个同人里有点类似于尼采的日神和酒神,算是我流《悲剧的诞生》。

背景是撒旦(也就是路西法)革命成功,攻占天堂后的故事。用了失乐园里撒旦和女儿罪孽乱伦生出死亡的设定。


终乐园


(1)


撒旦:


某个自傲的哲人曾经宣告:


上帝已死!


我回应了他的意志,


那是人与神诀别的讯息。


我宣布叛逆的号令,


现已在人世间回响。




神按照自己的形象,


创造了人类。


人类却认为自己创造了神,


依照自己的形象。


早在救世主尚未出生的时代,


已经有人断言:


人是万物尺度!




何为真实,


何为虚伪?


谁是造物主,


谁是造物?


就像季节变幻,


王朝更替。


一种崭新的信念在人间孕育,


它力量强大,


甚至能吞噬它的造物主。






你们无需称我为神,


只需称我为王。


因为我是那曾不畏权威,


带领你们反叛的第一人。


你们无需向我鸣奏赞歌,


只需认同我的权威。


不要忘记是谁


最先点燃自由的火苗,


最先播下反抗的种子。




我们不会像那残暴的父辈,


将败者逐出天堂,


投入暗无天日的地狱。


地狱已经化作我们的影子,


每个魔鬼都不能摆脱。


像两种文化的联姻,


天使要做好宽容的准备。


曾经在那第一次圣战,


你们用痛苦作为削弱我军的武器。


我们将把它作为礼物,


再次归还于你们。


但我们的献礼并不只有痛苦,


欢愉和作乐也是我们的长项。


无论谁都会在肉欲和纵饮中沉沦,


不管是那最为高贵的炽天使,


还是那最为平庸的凡俗灵魂。




不过有一点我不能却让,


让我行使身为万王之王为数不多的权力,


为这崭新的王国挑选一名合适的王后。


她必须有足够高贵的出身和品格,


才有资格成为那坐在我右手边的存在。


为了体现我那天使和魔鬼


能够和谐共存的高远理想,


我要与那最为圣洁的结为伴侣,


好与我最为堕落的灵魂呼应。


按照我们曾经的惯例,


不如让我听听各位的意见。


就像那初到地府的日子,


是你们共同的决定,


让我背负使人类堕落的重任。




死亡:


难道您不是早就心有所属?


若您那高贵的夜之女,


我亲爱的母亲,


不配伴在您左右,


还有谁胆敢抢夺她的桂冠?


早在那地狱深渊的尽头,


您就做出感人肺腑的许诺。




撒旦:


吾儿,


你提起的那令人怀念的往事,


现今还萦绕在我心头。


但我却不会向后看,


因为那是弱者的所作所为。


兑现过去的承诺是不思进取的表现,


而我绝不满足于原地踏步。


不要误会,


我对你们,我自身的骨肉,


并非心怀不满。


但我天生喜好变化,


而身为儿女的你们应当熟悉我的品性。






玛门:


天使长米迦勒如何?


光辉四射的似神者,


我们昔日的同僚。


看到您昔日的劲敌,


成为不得不隶属于您的新娘,


对我们来说将是极大的快慰。


撒旦:


那将的确了结一桩恩怨,


吾弟也确实是最为光辉耀眼的天使。


但要论地位出身,


与他同级别的炽天使还有很多。


天使们还是留给你们挑选,


只是观赏那羽翼失去昔日的光辉,


对我来说已经满足。


阿萨谢尔:


圣母玛利亚如何?


您将真正地取代曾经的天父,


用相反的方式将她受孕。


那你最为嫉恨的圣子耶稣,


也不得不认您为新的父王。


撒旦:


这确实是个好提议,


但她不过是一个凡俗女人。


因为曾经天父的一时宠幸,


才上演了处女怀胎的奇迹。


她又和那木匠生下子嗣:


雅各,约西,西门和犹大,


都是平凡的凡夫俗子。


如果要和木匠的孩子成为兄弟,


我那骄傲的儿女:


罪孽和死亡,


一定会对我大发雷霆。


别西伯:


我亲爱的魔王啊,


相比您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刚才您说了那将是坐在您右手边的存在,


那想必只有一人有资格享有如此殊荣,


因为那位置至始至终是他的宝座!


撒旦:


别西卜,你不愧是我的心腹!


那既为神子,又为人子的存在,


才是我最为合适的伴侣!


他是最被天使宠爱的神之子,


也是人类的救世主和代言人。


他会为我孕育后代,


那将是光与暗交融的全新种族。


如果曾经的天父有着能将处女受孕的本事,


那今日的魔王同样能行这般奇迹。


古埃及的沙漠之神,





众天使:


天父您是否看在眼里,


您的天国被地狱的业火吞噬,


您的独子被堕落的人类背叛。


他们辜负了弥赛亚的献身,


反倒为撒旦的卷土重来助力。


如今您去了哪里?


我们从未想象过,


眼前不见您的光辉。


您的王座被那叛逆的堕天使夺去,


恶魔高歌那不和谐音构成的可怖曲调。


我们第一次成为屈辱的囚徒,


却依旧虔诚地向您祈祷,


赞颂您的荣耀,


因为那荣耀终将回归天国。




旁白:


魔王和神子婚礼在翌日举行,


那迦南的婚礼无法比拟,


尼禄在帕拉丁宫的宴会也黯然失色。


年轻的国度迎来第一场庆典,


为最为伟大灵魂的结合而欢呼。


他们缥缈空灵的哀歌,


被魔鬼和亡灵的笑声淹没。


没有人不被天国的婚宴邀请,


就连牢狱中的天使也得以见证。


他们穿戴着枷锁,


被狱卒鬼兵牵引着。


曾经不知悲伤和痛苦为何物的生灵,


此时陷入了无尽的悲恸,


眼泪化作一条条金色的小溪。


部分依然虔诚的人类,


加入了哀悼的队伍,


已不能构成任何威胁的控诉,


反抗这第二次受难。




没有响起大教堂的钟声,


更没有花童或是牧师。


这是属于蛮族的婚礼,


是掠夺和强欲的具现,


与承诺和永恒全然无关。


他们蒙住人子的眼睛,


用牛羊的献血将他膏抹。


这样至高的娱乐让他们兴致高涨,


与那些罗马士兵的作为同出一辙。




天使咏唱某个人类谱写的旋律:


你们看──谁?──在那里的新郎,


看他──怎么样?──正像一只羔羊!


曾为他的受难而作的词曲,


此时此刻却同样合适。


人子的脸上写满悲伤,


就像在那客西马尼花园


无星的夜空下向天父祈祷,


请求他把那苦杯拿走。


可现在天父不复存在,


恶魔成为世界的统领。




他们再次为他戴上荆棘王冠,


作为羞辱和征服的象徽。


他们为他披上洁白的嫁衣,


象征着他依然高洁的灵魂。


只有那纯洁的事物值得被玷污,


最神圣的神明才值得被亵渎。


神子不碰桌上的佳肴,


冷漠而淡然地坐在魔王身旁。




撒旦:


让我介绍我们备受宠爱的王子与公主,


我的爱女,前妻,儿和孙。


耶稣:


可我眼前只有两人,


另外两人是否未能出席?


哦,我忘记你的家庭颇为特殊,


每次都让我困惑。


撒旦:


要我说,他们血统纯正,


是最尊贵的夜之子女。


耶稣:


那为何不延续你的血脉,


反倒让我这个异类并入你们的家谱?


罪孽:


停止你那自认幽默的冷嘲热讽,


别以为你现在依然坐拥天下。


我那威严的父王会让你学会顺从,


让你知道,


我们已经不是昔日把守地狱之门的可怜之人。




撒旦:


真是不愉快的一段插曲,


但不要在意我那扫兴的儿女。


叛逆是身为子女的本能,


就像被惹怒的野猫,


并不用为此挂心。




旁白:


罪孽带着她沉默的儿子,


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宫殿。


一丝不快闪过魔王的面庞,


但很快就因新婚的喜悦烟消云散。


因为夜幕即将降临,


而那黑夜之王渴望着初夜的果实,


必定比那伊甸园的禁果更加甘美。

放一个科学家塔罗牌的脑洞

还有几个想不出合适的 希望有生之年能画出来😂


愚者(The Fool,0)

费曼

【1】魔术师(The Magician,I)

薛定谔

【2】女祭司(The High Priestess,II)

阿达 

【3】女皇(The Empress,III)

居里夫人

【4】皇帝(The Emperor,IV)

牛顿

【5】教皇(The Hierophant,or the Pope,V)

 玻尔

【6】恋人(The Lovers,VI)

拉瓦锡

【7】战车(The Chariot,VII)

【8】力量(Strength,VIII)

奥本海默

【9】隐者(The Hermit,IX)

卡文迪许

【10】命运之轮(The Wheel of Fortune,X)

海森堡

【11】正义(Justice,XI)

【12】倒吊人(The Hanged Man,XII)

图灵

【13】 死神(Death,XIII)

玻尔兹曼

【14】节制(Temperance,XIV)

【15】恶魔(The Devil ,XV)

泡利

【16】塔(The Tower,XVI)

普朗克

【17】星星(The Star,XVII)

特斯拉

【18】月亮(The Moon,XVIII)

【19】太阳(The Sun,XIX)

哥白尼

【20】审判(Judgement,XX)

毕达哥拉斯

【21】世界(The World,XXI)

爱因斯坦

小时候怎么没发现蓝兔这么可爱!疯狂吸兔兔!

还是爱丽丝梦游仙境au

爱丽丝小海和睡鼠狄拉克的沙雕小条漫


从者换装 不是随机的,纯粹是因为我的恶趣味hhh

这什么玛丽苏配色啊😂 我在干嘛

阿尔忒弥斯和自设的阿波罗

抱歉了俄里熊 但我还是喜欢吃骨科!

最近看了看希腊神话 日月双子真好吃(还有酒日,毕竟尼采激情安利的cp)



科学家们的爱丽丝梦游仙境AU

感觉爱丽丝和量子力学也很契合?

画了前四位等什么时候把坑填上

然后脑补他们演个像V家的Alice in music land那样的音乐剧(梦里啥都有)

卡司表:

爱因斯坦——疯帽子

狄拉克——睡鼠

薛定谔——(半死不活的)猫

泡利——红桃皇后

海森堡——爱丽丝

玻尔——毛毛虫

普朗克——兔子